当前位置:首页>学科组网站 > 语文组 > 习作菁华 > 正文
张栩榕:失意与如意——读《父亲的黑鱼》有感
发布部门:杭州学军中学 发布日期:2018-10-20 点击量:



学军中学西溪校区 2020届4班 张栩榕

书内夹着的吉祥书签上,“万事如意”四字引起思绪。生活需要诸如此类的甜蜜话以寄托对日子的憧憬。暖色的憧憬背后,是冷色的“不如意事常八九”的现实——因为常被事与愿违猛泼冷水,才对万事顺意抱有乌托邦式的幻想。

在无常中度过日常,在不如意中渴望如意,人人不过如此。

 

《老巢》:唯有物质使人体面?

顺河村的老人总是费尽心机地使自己不沦为“无用之人”,如此做法是为了实现他们老去后唯一的梦想:住进儿子儿媳的新巢。年龄上的弱势使他们总无法达到目的,他们渐渐意识到:能使他们心安理得、名正言顺地住进新巢的唯一方法,就是死亡。

八个老媪于是选择投河自尽,以这在她们眼中极具浪漫主义的方式实现此生最后一个理想——或许可说是最后一点野心。半生的意义,她们如此取舍。

我曾揣测老人们的想法。书中其实早有暗示:顺河村的人早就把盖楼当作与人攀比的资本。无奈之处在于,连本该安度晚年、与生活和解的老人们竟也参与到这物质的比拼中。人命在光彩面前也不过道具一枚。

于是看来,顺河村的老人生来便要讨一个体面。这是他们潜意识中赋予此生的价值。

理想不仅是青年的所有物,顺河村老人早就把成为村中人人嫉羡的光彩者作为终生的理想。可面对理想他们不持有能力,只能空盼一个能被接进新宅的日子。因而老媪的理想于我们所见是野心,是荒唐。

野心源于不知足。为体面而拥有的理想早变了质——这与年龄无关。理想需要踏实的实干者,而非贪婪。愿用莎翁之言劝解老人:自愿的贫困胜于不定的浮华;穷奢极欲的人要是贪得无厌,比最贫困而知足的人更是不幸得多了。

老人的心里,守着老宅是不如意,搬进新巢便是顺意——即使是以黑白照片的存在踏入大门。可君看浮生千百趣味,又何止高层新宅。

 

《你掐我一下》:无知的愚勇

于研究者“我”而言,无痛症是病患,而无痛症患者——乡村男孩冬瓜总把“挨打不疼”作为自己与伙伴打赌、赢得糖果的必胜绝技。对问题的无知能胜过对问题的逃避,以致有时有知徒增消极。

当住在乡村的冬瓜为了尝到城市来的糖,他照例使出绝技,同样是无知使他从水塔顶一跃而下——他并不了解绝技也有破绽。结尾处冬瓜“嘴角翘着,似乎是挂着一抹胜利的微笑”,如同作者有文写道“一道诡异的光”般耐人寻味。

冬瓜在我心中是愚勇。我认为他像极了每个刚走上赴向理想道路的人,为了最后嘴边能舔到的一抹甜不惜一切——是年少的热血,顶着一个飘荡着美梦的脑袋,竟有无穷的勇气、以百能的姿态大步奔向虚设的前方,不管前方是桃花源还是沼泽池,不顾付出是否有效或是值得。无知的付出必定使其陷入沼泽,然愚勇者永远无法意识自己的“愚”,于是愈加无知、执着地追寻梦里的桃花源:只为一口甜。

那抹胜利的微笑,代表了每个自以为接近胜利的愚勇者。殊不知,这一路上无知的付出太多,得到的却大都毫无意义。

习惯于失意、如意交错的无常后,不过是将无奈打包收好。名为理想的店总是被人开张又关门大吉。既然巩高峰老师对鱼如此执念,我便说:人生如鱼。不是每条鱼都能跃龙门,咸鱼也未必可翻身。身处汹涌的汪洋之中,唯有尽力摆动卑微的身子,才有不被冲刷而去的可能。

失意就这般常常使得理想落幕,于是思索:失意的意义所在是何?失意于自足者、智勇兼备者而言,反而是助推其迈向理想的力量。自足者珍惜生活的罅隙里透出的微光,智勇兼备者明白见机而行。由此,失意的影响是可控的,有如苏轼曾讲“行藏在我”。

面对扑面而来的失意,渺小的人确实难以高傲起来。这时便要坚持理想的意义,至少坚持至能够无愧地离开。引用作者的一句话:即使低到尘埃里,也要向着光亮前行。